"简"还是"繁",汉字问题再度受到专家和大众关注 

 

2007年11月19日 09:20 来源:中国青年报

  10月30日至31日,由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研究所和国家汉语国际推广领导小组办公室主办的第八届“国际汉字研讨会”在京召开。之后,韩国《朝鲜日报》刊载消息称,为预防东亚国家因使用不同形状的汉字产生沟通混乱,中、日、韩三国和中国台湾地区的学者决定制作5000-6000个以繁体字为基础的常用标准汉字。 

  这一消息随即被与会的中方代表否认。中国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研究所所长姚喜双说,会议并未作出“将5000个常用标准字以繁体字为主进行统一”的决定,我国推行使用简体字,是《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规定的,不可能轻易改变。 

  方兴未艾的“繁简之争”,因此再度受到专家和大众的关注:被简体字日趋替代的繁体字究竟何去何从,国际上通用的标准汉字又该如何确立? 

  简体字要推广 繁体字应传承 

  从1956年起,我国先后公布了4批简化汉字,经过几年的实践,于1964年又总结归纳成《简化字总结表》,基本确定了使用简体字取代繁体字的方向。2001年通过实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推广简体汉字,并提倡妥善处理繁体字使用问题。 

  尽管条文明确,但实际操作过程中仍然矛盾重重。 

  苏州复兴私塾的创办者傅奇对笔者说,他曾有过邮局不允许领取繁体字签发汇款的遭遇,邮政系统在使用繁简体时“一刀切”的规定使他深感不便。“文字改革把我的姓‘傅’改成了‘付’,我经常吃亏。别人在汇款单写‘傅’,与身份证上不符,就造成我无法签收。” 

  类似的情况在目前许多领域都有发生——银行工作人员严亭说:“银行涉及的业务都不允许使用繁体字,因为个人业务是凭身份证开户,公司是要用营业执照、税证开户。这些证件一般都不能用繁体字。” 

  有人因此提出质疑:这样的规定是否意味着繁体字被禁止使用了? 

  “繁体字仍然可以在一定范围内使用。”北京语言大学应用语言所所长张普教授说,“但没必要向全民推广。”例如,浙江省政府自今年4月1日起开始实施在9种情形下允许使用繁体字的规定,保留文物古迹、历史名人手迹、特殊姓氏、书法篆刻、涉及港澳台与华侨事务等情形中的繁体字。 

  对此,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教授马相武提出:“我们要在不同的层面采取不同的态度来对待简体字和繁体字,文字要利于使用和服务。汉字在简化过程中存在一些缺点和错误,例如简化过程推进太快,有一些字的简化不是很科学,是为了简化而简化,伤害了文字本身的含义等等。必要时,尤其在承载中华文化方面,我们还是应该很忠实地保持繁体字的原貌。”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喻国明指出:“文字的发展与历史的发展一样,是不可逆的。文字简化有充分的道理,再恢复使用繁体是不可能的。从传播学的角度讲,每一个符号体系都承载不同的含义,繁体字能折射出中国传统文化,但历史证明,并没有因为我们使用简体字,而使文化丧失。” 

  基础教育不适宜教学繁体字 

  在普遍认可繁体字是“中华文化”中重要部分的前提下,一些国学爱好者提出了在基础教育课程中适当使用繁体字的建议。 

  “小时候有一些港台的电视剧、画报,让我接触了繁体字,才知道这是种民族文化。我觉得繁体字的生命依托于幼儿时期的教育。像我奶奶一辈子只会写繁体字,不会写简体字,到我父母和我这代虽然能看懂繁体字,但几乎不使用,那么再往下呢?繁体字是不是就慢慢消亡了?”媒体从业人员方芳这样说道。 

  对于这种担忧,张普教授作了解答:“基础教育不教繁体字,不见得它就会消亡。比繁体字年代更早的甲骨文,到现在不是还有人认识吗?中国文字的发展经历了各个时期,现在叫得出名字的文字种类仍然非常多,这也不代表我们就应把所有文字都学习一遍、应用起来。当然,应该给有兴趣的人提供学习的渠道,特别是一些专业需要的领域。” 

  日前,宋庆龄基金会面向社会招募熟悉繁体字的资料校对人员,据工作人员李雪英介绍,这次招募获得的热烈反响出乎很多人的意料,第一周就有500多名志愿者报名。看来,繁体字的生命力远没有像大家担心的那样脆弱。 

  小学校长王春荣认为,从目前基础教育的实际情况来看,小学生书写速度本来就比较慢,作业又多,使用繁体字教学恐怕会使大多数学生不适应。中小学教师课程评价中也有明确规定,“书写规范字、讲规范话”,因此教师授课过程不会出现繁体字。但如果学生课下提出繁体字的有关问题,教师当然有义务解答。 

  “假使学生在答题时偶尔出现繁体字,我想不会判错,大陆教师相对还是比较通融的。甚至可以给予表扬,因为这学生很钻研,学习能力强。但也要告诉他这种书写方式不规范,尤其是经常书写繁体字的,一定要提醒。于丹带来了‘《论语》热’,但也不是用《论语》的语言说话,否则当年就不必花大力气推行白话文了。教学的关键是一种思想。”王春荣说。 

  在以弘扬国学、传承经典为主题的汉网论坛上,网名为儒释道的一位版主表达了相似的观点:“推行简体还是繁体,我都没有特别大的意见,重要的是,我们对文字教学应该有正确的引导。繁体字的意义在于它比简体字更能表达文字的含义,很好地运用了象形和引申。比如:汉,中土之人也;听,入于耳,记于心。而简体字都没有这样一层意思。即便日常不书写繁体字,我们也不能忽略这些东西。” 

  曾经提出“筹建中华民族语言文字博物馆”建议的全国政协委员弥松颐认为,简化字改进得很好,只有少数需要继续改良。他说:“目前比较合理的办法是提倡‘识繁写简’,年轻人应该懂得‘六书’、‘训诂’,同时坚持书写规范简体字。” 

  汉语国际化就应该简体化 

  目前中国大陆对简体字的使用已经驾轻就熟,但仍有使用繁体字的国家和地区存在,国际上通用的标准汉字究竟应该如何确立? 

  根据联合国有关一个国家使用的语言文字相关条例的规定,所有社区语言文字和语言文字来源国所使用的现代语言应保持一致。 

  然而由于所谓的“中华民国”未退出联合国前,联合国所有的中文文件,都是使用繁体字,而1971年中国重新加入联合国后,在推动简体字过程中遇到许多阻力和障碍,造成长久以来,联合国一直是繁、简体字并行。尽管近年来,联合国与其他国际组织的中文文件都呈现“废繁就简”的趋势,但国际上对于通用汉字标准的分歧始终不断。 

  对此,马相武表示:“经过多年比较成功的改革,中国大陆不会把已经规范化的简体字再改回繁体。我们周边的国家、地区,有的使用简体字,也有使用繁体字,这是历史问题,也是现实,我们要尊重历史和现实。但从整体发展趋势来看,汉语要实现国际化、全球化,就应该简体化,其他使用繁体字的地区也会受到简体的冲击。” 

  喻国明说:“我们不会因为要与韩国等国家交流,就放弃已经很规范的简体字,而且繁体字笔画复杂,不利于实现汉语的国际化。” 

  弥松颐也认为,即便是出于促进国际文化交流的目的要统一汉字,也应该以中国的标准来统一。因为汉字的发源地是中国。既然我们现在有明确的法律规定使用规范的简体汉字,那么就应该遵守。 

  实在无法统一,“可以考虑发行繁简通用字小册子,就像上海世博会的‘中英日常对话一百句’,市民学习起来不是也很热闹吗?”王春荣说。

 

E-Mail: newcncpt@hotmail.com
Copyright ® New Concept Chinese School, 1997